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端的观点

开放思维看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老端  

端宏斌,青年学者、财经专栏作家,信奉实证的经济学观点,擅长多学科结合分析经济问题。对进化心理学同经济学的关系有浓厚兴趣。坚信价值投资才是长久的投资之道。在多家媒体开设个人财经专栏。个人著作《投资魔法书》成为众多初级投资者的入门必选读物。

端宏斌,青年学者、财经专栏作家,《投资魔法书》、《正能量投资学》、《其实你还不懂女人》作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蚁族,蜗居,房奴——城市化三部曲  

2010-05-24 22:57:57|  分类: 经济问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文/端宏斌
  
  现在的中国,正在演绎着人类有史以来最快速的城市化进程。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,到2025年中国将有大约10亿人居住在城市之中,届时中国将出现两百多个人口超百万的城市。然而与超速的发展相对应的,必然是令某些人难以忍受的阵痛过程,人口激增对城市带来了沉重的压力,其中包括土地矛盾、令人无法承受的高房价、能源及水资源矛盾、垃圾处理及其他环境。虽然人们对于中国完成GDP发展目标没有丝毫的怀疑,但GDP和个人的生活感受毕竟是两回事,如何和谐发展并将阵痛过程减轻到最低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难题。
  
  蚁族——只有生存没有生活
  
  有一篇流传很广的网文叫《史记·八零后列传》,文曰:“夫八零后者,初从文,未及义务教育之免费,不逮高等学校之分配,适值扩招,硕博相继,数年乃成,负债十万。觅生计,十年无休,披星戴月,秉烛达旦,蓄十万。楼市暴涨,不足购房,遂投股市,翌年缩至万余,抑郁成疾。医保曰,不符大病之条例,拒赔。乃倾其所有。”虽是戏文但也说了实情,80后这批人适值生育高峰,上学的时候学费涨了,学校也不包分配,负债念书省吃俭用还买不起房,跑去炒股却亏损大半,医保竟还享受不到。有80后网民发帖说,我们这一代就是这样,当你考上大学的时候,大学生贬值啦,当你考上研究生时,研究生也贬值啦。念小学的时候,大学不要钱,念大学的时候,小学不要钱。
  
  80后年轻人中有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低收入者生活环境最为恶劣,他们被称作“蚁族”,之所以将该群体名之为“蚁族”,是因为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:高智、弱小、群居,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,形成独特的“聚居村”。蚁族是对“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”的典型概括,是继三大弱势群体(农民、农民工、下岗职工)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。
  
  蚁族的本质是中国人的城市梦,甚至单单指“大城市梦”,毕业生就业求职的首选地就是上海、北京、深圳和广州等少数几个大城市,即使工作很不顺利也不甘心回家乡,因为他们预期有朝一日会出人头地,可是二三线城市也在快速发展,那里也有很多机会,并不是非要在大城市才会成功。但是每个人都很自信,相信凭借自己的实力,能够在大城市成功扎根。
  
  千军万马要从农村走向城市,注定不会人人都在短期内获得成功。在城市还没能站稳脚跟的时候,聚居在大城市城乡结合部就成了权宜之计。所幸“蚁族”成员主要以毕业三四年内为主体,第四年后的毕业生人数会大幅度减少,毕业五年以上仍然住在聚居村中的“蚁族”只占6.8%。因此,毕业后第三年或第四年是“蚁族”们的“转折年”,要么成功买房或租更好的房子,要么就干脆离开大城市回老家谋生去。
  
  1000出头的工资,除去房租吃喝开销所剩无几,很多人无法理解“蚁族”为什么还甘愿窝在城市的边缘,要想理解他们,我们可以先看一个现成的案例。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Steven Levitt研究了芝加哥黑帮的经济现象。研究发现,一个典型的依靠贩毒为生的黑帮团伙,其收入主要由黑帮老大独占,其小喽罗们的收入极少,很多人甚至不得不同时去打工否则都不能养活自己。除了极低的收入,工作环境也非常险恶,时常会面对帮派火并。那问题是,为什么他们愿意干这种工作呢?答案是,能当上黑帮老大是他们从小以来的梦想,他们甚至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职业比当老大还爽了。在这些黑人青年看来,老大的生活极端的奢侈,因此他们现在愿意忍受极低的工资和极差的工作环境,只要存在当上老大的希望就能坚持。但这种坚定信念到他30岁的时候就开始崩溃了,等到那个年纪,他已经不相信这些幼稚的梦想,于是便想着去“从良”干点正当的事谋生。虽然用黑帮喽啰的心态来看分析蚁族略有不敬,但本质上并没有多大区别,在此我们也可以预言,蚁族的极限年龄是30岁,如果超过30岁仍然无法改变当前状态,那么他们就会转回老家谋生。
  
  想起鲁迅在小说《故乡》中的一段话:老屋离我愈远了;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,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。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,将我隔成孤身,使我非常气闷。这大约也是现在蚁族们的真实心理写照。
  
  蜗居——扎根发芽的第一步
  
  “蜗居”这个词并非是现在才有,台湾歌手郑智化就有一首歌名叫《蜗牛的家》,其中有这么几句:
  
 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,找不到我的家。
  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,浪迹天涯。
  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,努力往上爬。
  却永永远远跟不上,飞涨的房价。
  给我一个小小的家,蜗牛的家,
  能挡风遮雨的地方,不必太大。
  
  这首歌的发布时间是1992年,距今已经有18年了,但歌中所述和我们现在的情况大致相同,当时台湾也是新台币对美元大幅升值,股市暴涨暴跌,房价更是飞上了天。歌词中的青年,来到大城市,看着密密麻麻的高楼,但找不到自己的家,他只能背着重重的壳,一步步地向上爬,但房价上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工资的涨幅,怎么看这首歌都是在描写现在的中国大陆。由此可见,房价飞涨、货币升值、股市狂飙都是在国家工业化的过程中必经之痛,想要躲开是不可能的。
  
  蜗居是蚁族的升级版,蜗居和蚁族的最大分别是,前者还盼着买房,后者连想都不敢想。这些年来蜗居族吃惊的发现,不管自己多么的努力工作,多么的省钱节约,其银行的存款数总是赶不上飞涨的房价。有些人几辈子的收入也买不起一套房,而有些人一出手就能拿下数套,作为资产保值增值的手段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说: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人之道,则不然,损不足以奉有余。这就决定了,资源的分配是极端不公平的。你的所得与你的付出不会成正比,然而所得甚少的原因则是类似于你这样的人太多了。
  
  企业和企业的竞争体现在谁愿意出更高的工资,员工和员工的竞争则体现在谁愿意接受更低的工资。在中国,劳动力的人数最为众多,正因为人多,所以他们的工资水平也最低,我们以农民工为例,民工的利益参考点是在家种田的收益,假设在老家种田平均每月的收入是200块钱,而在东莞的流水线上做事每月的平均收入是1000块钱,那他们就觉得可以接受。可是在流水线上生产的员工,每个月能创造出的价值可能达到了上万元,但是他们最终拿到手的只是这区区1000元,绝大部分利益无法拿到手。如果某人觉得1000元太少,他也没办法要求更多收入,因为门外想要接受1000元工资的人有的是。所以,使他无法提高工资的人不是企业,而是那些在门外排队想进来的人。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秘密就在于,原先在家每月只能创造200多元价值的人,现在每月能创造上万元价值,社会总财富大大增加了。
  
  由于人口数量大于就业机会,贫穷的求职者们互相竞争压低了工资水平,其中贡献出来的利益跑到企业主、政府和国外消费者的口袋。富人的资金由于投资机会不多,便流向房地产,推动房价上升,老百姓出于恐惧也纷纷跟进,那些无力跟进的人心里则充满了怨艾和愤怒。
  
  房奴——房价越来越高,好男人也越来越少了
  
  在讨论房奴之前,我们先看一个笑话:蜜蜂狂追蝴蝶小姐,蝴蝶却嫁给了蜗牛。蜜蜂很是不解:“它哪比我好啊?”蝴蝶说:“房子又涨了,人家蜗牛好歹有自己的房子,哪像你,老是住在集体宿舍里!”
  
  为什么雄孔雀要拖着个华而不实的大尾巴?为什么雄马鹿脑袋上要顶着个超大鹿角?为什么雄象的牙会这么巨大?就以马鹿为例,雄鹿鹿角的生长要耗用大量钙质、磷酸盐和热量,只有营养状况最佳的雄鹿才有实力作此投资,因此雌鹿认为大号的鹿角是拥有优良品质的可靠保证。所以,即使鹿角再怎么无聊、夸张或可笑,对雄鹿来说,都是不得不进行的投资,否则就没有机会延续后代。人类世界难道有什么不同吗?
  
  现代社会,因为房子不是那么容易购买的,所以理所当然房子就成了人类男性头上的“鹿角”,房子再怎么无聊、夸张或可笑,男性都不得不参加这场“战争”,以证明自己拥有优良品质。那么房价又是怎么涨起来的呢?最初夫妻两人可以买房,但房子很少,要买的人太多,很快房价涨起来了,特别需要注意,买家和卖家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,卖家总是把房子卖给出价最高者,也就是说竞争只出现在买家与买家之间,这和拍卖是一个道理。
  
  由于买家之间竞争激烈,夫妻双方马上拉来后援团,于是男方父母宣布参战,把养老的钱贡献出来,但你能这么做别人也能,于是房价又涨,然后女方父母也宣布参战,贡献出自己的养老金,房价又涨了,紧接着银行也宣布参战,可以贷给你80%的钱。直到最后,六个人的钱勉强能付一个首付,这时候房价已经夸张得不能再夸张了。
  
  随着城市面积的扩大,新房越来越多,可惜新房再多也比不过想要在大城市生根的年轻人,明年中国将会有630万大学生毕业,其中的绝大多数找工作都首选上海、北京和深圳这样的大城市,几乎没有人愿意回老家继续种田。如果中国人口城镇化率以每年超过1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,到2020年还将从农村转移出3亿左右的人口。
  
  房奴很惨吗?非也,比房奴更惨的是想当还当不上房奴!女人用房子作为标准,无形中也成为了城市化的助推剂,即使通过计算发现租房比买房便宜得多,大多数人只要有钱还是会选择去买房而不是租房,现代中国社会的女性选择了房子作为一个主要指标,这个指标会一直使用下去,直到多数女性发现了更好的指标之后,才会进行更替,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  
  用经济学术语来说,老百姓对房子的需求是非常刚性的,想要压低需求近乎不可能。讨论到这里,我们吃惊的发现,即使我们真的解决了房子问题,即人人都能买得起房子,我们仍然不会感到幸福,因为到时候自然会有另一种对人进行分类的标准,所以只要活在世上就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。
  
  结语
  
  中国的城市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车轮,一旦开动就无法停止,我们每个人都充当着幕后的助推手,同时把我们自己也绑定在了车轴上,13亿人的意志是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力量。全世界超过一半的起重机都在中国的建筑工地上,而中国现在每年新建的房屋面积占到世界总量的50%,可即使如此还是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。事实上,对于这一切,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很少,我们无力延缓它的发生,所能做的只是客观描述它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老端著作《投资魔法书》(原名《开放思维投资》)现已出版,以下是当当网链接:当当网页面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=喜欢就订阅到google阅读器吧=Add to Google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